这是标题

观陈小奇国画之象 微水墨艺术 2022-03-05 09:00 图片 陈小奇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第五任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图片 面具·幻影·花 系列之三 祭祀亲象--观陈小奇国画之象 绘画 | 陈小奇 撰文 | 周子荣(自由撰稿人) 唰嚓嚓的“篾劈线”沙摩在匹丈宣纸上,喝形拜象观天量地! 他举抄柴杖,威武生风踏踏地走过来,却将自己拟如小蝼蚁置于他画里的柴林、山岩弯角处。 陈小奇的小品有句:半山烟雨半山云,半是蝼蚁半是神。 我好玩接之:一扇柴门从不闭,一声哦嗬满天闻。 王鲁湘言其“野匪霸”气,我更觉他有侠野气息。 图片 庚子全球劫难,如大自然的连续与不连续法则的竹之“节”。而中国民间于劫难能以吉为桩底,不失喜气,化“节”吐绿,临难还有亲。 图片 陈小奇那日窗开,嘘!天降一斑鸠窝巢在窗台!意外喜迎吉物,让他这位湖湘大汉急欲柔怀亲捧,然又怕惊扰它,而躲在一旁搓手恭畏。遂研墨,孵卵斑鸠携仔之吉象以笔传来,有和枝祥云烘托;有樵子荷姑捧持,还有一只更年期的猫,躲于屏后轻轻地喜“喵”,唯恐惊扰了降祐之亲物。 玉版钤章,向天告祭。 图片 阿城言莫言:他做得好的地方是两头取了资源,一头是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,一头是家乡资源。 陈小奇不卖弄文绉,崇尚符合自己义侠气质的草根“暴力美学”之观念,在家乡资源的写实里,在装饰与夸张魔幻的形式中,解了乡愁、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方热土。 图片 湘江古岸 10.8Ⅹ1.8m 长卷《湘江古岸》里的衣食男女、奇鸟异兽、残云苦雨、桑麻江湖之形,实乃乾坤之象。故陈小奇为拜“象”而作,非仅为“形”而写。他喝形落笔,触机而悟,却未落宗教,不落偶像,止于清纯亲物;发于形之生野、扬于象之鼎贵。 图片 湘江古岸 局部 他的桑麻元间小品,简至无可多一笔。如古诗绝句截然而止,嘿嘿地干净利落,音象则弦外而藏。 他的“中篇、长篇”,繁以破损撕裂窥掩分合之形,来泻其血性阳刚之象。“侠野”士气乃其本色,戴着镣铐也可跳舞、饿着肚皮还要吹呐、枯杆如鸟铳冲天直立、棚屋架子迂回斜倚、“苦逼屎”横甩柴火棍仰啸、手脚各五指成四一分状,透出一份草根的蛮野和憨诚。耕男鹿女之春性,以借喻或直言,呈坦荡荡的一份戏说。 图片 它们已然成为了向天矗立的图腾。 他还“暴”在口水里言其山水画“绝不狗屎,一定牛粪”!倒还真见了几坨“牛粪树牛粪石”的稚作寄形,凑近闻闻,咦!竟嗅出了诗文酒香来。陈小奇笔醉飞白,是石是人,是人是神,管他娘嘀,只管醉一壶对影成三人。 图片 曾经那些社会时段的割裂所产生的意识裂变,在心中纠缠、积沉,随之潜意识得到了挑醒。当心灵有了如此的割裂,在黑暗里便生就了缝隙;然而,光,才有可能进入。遂“割裂”从知觉至形变,以 偏嗜的“篾劈线”划刻在他的作品里。他挥笔如刀,势如破竹留下了千割万裂,棒喝分割如竹节。画面中残有羽翼、半有杯盏、苍有悲音、赤踏泥沼、喜探凤眼;纵横断续于整合中,如竹气惯,融于方圆。集成纷缭画面,梅枝缭乱是好枝,由此决定了陈小奇的“奇式割裂”图式。 图片 其分割,亦只是:分泥、分星、分祷之形。 其整合,亦只是:合异、合璧、合亲之象。 分融于合,合包纳分。陈小奇此布阵经营的特征,恰泯合了“分合互动律”的含义,“分”与“合”的辩证统一。 图片 中国文明的祭祀,以桑麻地陇的蓍草或樽鼎来行仪,皆同贵气;半是“神”的陈小奇,揭下那仙兽家猫、丰碑老枪、镲鼓吆喝的卷幅向天捧之,即有祭拜之香拂来,如俎豆行仪。 2020/12 子 于加州琴山斋